说什么也要来一杯

上赶着不是买卖

【五金蟹】 男孩别哭 (短篇完结)

# 架空

# 失眠产物


朴佑镇已经观察那个男孩儿很久了。

 

穿着白色的T恤衫套着一件牛仔外套,下身是一条牛仔短裤,露出瘦瘦的小腿,笔直,白皙;还有圆圆的膝盖,在灯下发亮。

 

很可爱。朴佑镇在心里感叹道。

 

那个孩子一直坐在角落里哭泣,倒不是崩溃发狂,而是边哭边握着酒杯往嘴里送,带着泡沫的液体有三分之一都划出了他的嘴角然后和眼角落下的泪汇成一条河,向下流去,又消失掉。之后又有新的液体掉下来,循环往复。

 

难道是未成年吗?朴佑镇开始好奇起来,他对今天晚上值班的经理挥挥手,想让对方过去问问那个少年,结果又被新来的客人打断。

 

来杯今夜不回家。

 

好的。他声音有些沙哑低沉,看起来和外表有些不搭。

 

朴佑镇本人也像个男孩儿,笑起来时的那对虎牙就是瑰宝,他自己也十分爱惜。

 

他又看向那个哭个不停的孩子,想着是不是也要免费送一杯今夜不回家。

 

直到酒吧要关门的时候,那个人还缩在角落里,好在没有买醉了,只是蒙着头靠在酒桌上不知是醉还是在哭。

 

朴佑镇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东西走向那个角落,他轻轻拍了拍对方的肩,很瘦,从背后看显得蝴蝶骨非常突出。他看见男孩悠悠转醒,清秀的脸上还挂着压久了的红印带着懵懂的表情,眼睛也是通红的。朴佑镇想笑,真是又滑稽又可爱。

 

被吵醒的人一脸疑惑的看着他。

 

他说,不好意思,我们酒吧要关门了。

 

男孩懊恼的揉了揉脸,对不起......对不起......我现在就走。然后便真的抓住包往门外走。

 

朴佑镇楞在原地,抬头望着挂在天花板上的巫师灯。他长叹了一口气,疾步向室外走去。

 

果然。他暗自窃喜,男孩儿并没有离开多远,就在路口的街灯下面蹲着,这回是嚎啕大哭。

 

他走近,发现这人身旁还有一滩秽物。

 

朴佑镇试着放柔声音,还难受吗?

 

男孩儿并没有理他,只是缩紧了身体用沾了些油渍的外套裹住了自己。

 

或许是为了缓解沉默的尴尬,他的思绪飘的很远,万千世界想了不少,最后想的是这个城市温差很大,果然带着外套是很明智的决定。

 

他最终打开音乐播放器,按下一首歌,歌曲在凌晨四点的街道显得还算响亮。

 

这是一个这放肆狂妄的年代。

 

我们的身体。

 

怎能时刻拥抱在一起。

 

去见证这样的爱情。

 

早已筋疲力尽。

 

歌放到后半段的时候,男孩儿似乎酒醒了,他推推朴佑镇,什么歌?

 

男孩别哭。

 

这人皱皱眉,你讽刺我?

 

朴佑镇吓了一跳,怎么可能,是安慰。

 

你懂个屁!男孩大声吼道。

 

好好好,我不懂,那你说说看。

 

他的眼眶又红了起来,一个十足的爱哭鬼,我......我和我男朋友分手了......

 

朴佑镇条件反射的回了句,哦,是gay呀。

 

怎么了?你恐同?

 

他立马摆摆手,怎么可能!Love wins.

 

男孩边哭边笑,哈哈,‘怎么可能’是你的口头禅啊。

 

朴佑镇无语。过了一会儿他才说,我叫朴佑镇,你呢?

 

安炯燮。

 

安-炯-燮。他也跟着读了一遍名字。

 

他把安炯燮从地上拉起来,语重心长道,安安哭够了就过了吧。一切都不是结束,而是一个新的开始。

 

凡是都不能太用力,爱的凶猛,反倒变得虚弱。

 

安炯燮眼睛转了转,打量着朴佑镇。

 

而朴佑镇则拉住了安炯燮的手,太晚了,我送你回家。

 

男孩扭头看向他停在路边的机车,哇,朴佑镇你真酷。

 

他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露出他的虎牙。

 

走吧,我带你走。

 

-

 

孤独的人呐。

 

我带上你走。

 

END.


评论(5)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