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什么也要来一杯

sick with anxiety

【伟信】 火伞 (上)

# 硕是心机诱受 ooc

# 有一点点汉硕


点这里

【德哈】 逆行者 上 (PWP)

# 一个打败了伏地魔以后别扭少年们的爱情故事。

# porn with plot


上 点这里

都好好看❤️ TT我什么时候才能拥有

【Theseus/Newt】 欲望号快车 番外

# 是收入笔记本的番外 太久没更新了出现一下

# 番外不是完整版 后续在本本里


Theseus番外-你内在的忧郁

 

“我们相遇虽不是爱情,却令黑暗消散。”

——《你内在的忧郁》

 

忒修斯刚从人体实验里捡回一条命的时候,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失去了什么。

 

他只记得幽蓝色的魔药,针剂刺入脊椎全身麻痹的苦痛滋味儿,以及一睁开眼身旁的那些巫师和麻瓜医生们神色各异的表情。

 

我没有死?他想开口问一问身边的人,却发现自己动弹不得,甚至连一声叹息都无法发出。

 

忒修斯体内的药效还没有彻底散去,他的大脑反应有些迟钝,意识清醒的时间也不过堪堪维了几分钟,大部分的日子里反倒都是在昏睡当中度过了。每一次从混沌中苏醒都伴随着刮骨的疼痛,他在片刻的清醒中终于把自己的遭遇拼凑完整了——他在实验中活过来了,但显然实验还没有成功,每隔两天格林德沃会亲自来“探望”他,同时又会有新的药物注射进自己的体内,如此反复,久到最后忒修斯彻底清醒过来也不愿继续思考现实的问题了。

 

反正无路可逃,让自己变成一个活死人还舒服一点。他甚至忘记了最开始选择这样做的原因。

“是我自愿的吗?”

 

有一天他突然朝着给他注射营养液的麻瓜护士开口了,过久没有说话导致他的嗓音沙哑到变形,就像金属刀片拼命划动那样,嘶哑却又带着对生的渴望。

 

是我自愿放弃自由躺在这里任人宰割的吗?

 

金发碧眼的漂亮女人被他突如其来的问话吓了一跳,大喊着“他能说话了,他刚刚说话了”便急急忙忙冲出了施了强咒的病房。伴随着女护士的呼喊,病房里涌入了形形色色的人,当然,格林德沃一定会在众人的簇拥之下迈着优雅的步伐。

 

黑魔王走到他的床头,温柔地问候他,“你还好吗,斯卡曼德先生?”

 

他不想开口说话,只是眨了眨眼睛,但很奇怪,对待这个毁掉了整个英国的罪人他心里竟然没有一点恨意。

 

格林德沃耸耸肩,觉得自讨没趣,他退后几步慵懒地朝身旁的医师们挥挥手,大家一拥而上,仿佛一群饿坏了的摄魂怪开始对忒修斯展开新一轮的折磨。

 

兴许是身体已经习惯了这种刺痛的缘故,折磨到一半,忒修斯的神智也还是非常清晰,他甚至还能感觉到魔药在他身体里流淌的进程。在他昏昏欲睡的时候,他听见领头冲上来的那个医师对着格林德沃毕恭毕敬地说:“先生,这是我们最后的机会了,要是再没有效果的话,他就是块废料了。”

 

废料?忒修斯听了有些想发笑,就好像剥夺了他的自由和健康还不够似的,想把他的自尊也一同抢走。

 

他听见格林德沃朝这群人发火,骂这群人才是真正的废物,最后他的记忆停留在格林德沃不甘的眼神上。再醒过来,忒修斯已经不是睡在舒适的病床上了,插在他身上的透明管道也一并消失掉。他躺在牢房里看着视线所及最高处的窗口,心想,现在这样是不是也算自由了。

 

忒修斯大概是当了太久的实验品,尽管已经离开了黑魔王管制,整个人还是无精打采的样子。他望着狭小的窗口一睡就是一整天。期间格林德沃来看过他一次,男人什么话也不说,只是看着他的眼神充满了遗憾和失望。

 

他当时就想,能让格林德沃有这样沉重的负面情绪,那他也不算太失败。而他不理会格林德沃,就是对这个高高在上的男人最大的报复。

 

-

 

格林德沃似乎也觉得自讨没趣,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没在他眼前出现。再见到的时候,格林德沃提起了一个险些被他遗忘的名字,“你想去看小斯卡曼德先生吗?”

 

纽特,红棕色的卷发,粉白色的肌肤上覆着淡淡的雀斑,叛逆避世,把热情付诸于神奇动物研究上的狂人,信息素苦涩的Omega, 他最亲爱的弟弟——纽特。忒修斯这才从“深度睡眠”中猛地被唤醒,他从接受了实验以来从未像现在这样清醒过。他的脑袋开始胀痛,和弟弟曾经的点点滴滴又回溯到了脑海中,“阿尔忒弥斯……”他发出柔软的呢喃,像是在回味和纽特的过去。

 

“啧,原来你还记得他。”格林德沃摆弄着手中的老魔杖,随口调笑道。

 

什么意思?他怎么会忘记自己的弟弟,可事实上这段时间里他确实放空着大脑什么也没有考虑。忒修斯觉得对方话中有话,不过正当他要询问的时候面前的男人先开了口,“你弟弟现在又遇上危险了,这回你还帮他吗?”

 

忒修斯下意识地冲上前,“他怎么了?”

 

格林德沃摸着下巴细细打量他,在吊人胃口这件事上这个人从来没有改变过,“他的发情期到了,现在很痛苦。”

 

“哦,他需要一个Alpha标记他,他应该早……”忒修斯没由来地松了口气,但话说到一半他又顿住了。

 

格林德沃也狐疑地等着他的下文,兴许是没想到能从忒修斯的嘴里听到这么冷漠无情的话。黑魔王挑挑嘴角,“他确实需要一个标记者,所以我现在不是来通知你的。而是,斯卡曼德先生,我需要你做出一个选择。”

 

“要么你去标记他。”格林德沃举起魔杖在空中随意挥了几下,烟雾中出现了纽特躺在石床上不堪忍受情热的画面,还有那些低劣的Alpha嗅到信息素的饥渴反应,“要么让这群Alpha去标记他,我也对Omega覆盖标记的实验很感兴趣。”

 

身为一名优性的Alpha,忒修斯看着画面中性感诱人的Omega倒没有多大的反应,可听到格林德沃说要把弟弟送给那群罪犯的时候,心底涌上一阵莫名的恶心感。他有气无力地抓住男人的衣领,长期的实验再加上这段时间的破罐破摔暂时摧毁了他的健康,“你不能这样对他。”

 

格林德沃嫌恶似地推开他的双臂,“我可以这样做的。忒修斯,你已经不是英国魔法部的傲罗了,别想着用教训的语气和我说话,我不是你的傻弟弟。”

 

忒修斯颓然地坐回牢房里冰冷的石台上,他心里很平静,往日的美好经历和现在的悲惨遭遇都不能在他心里掀起涟漪,但想象中纽特被万人践踏的场景却让他感到无比反胃。那令他无法容忍的,满是肮脏污秽的画面始终留存于自己的脑海中。这好像是种本能,他没办法看见纽特在他眼皮子底下受一点委屈,无关情与爱。

 

他问格林德沃,“你想要我怎么做?”他知道的,面前的男人绝不会是想让他标记亲弟弟这么简单。

 

“你很聪明。”格林德沃掐着他的下巴仔细端详着,眼里全都遗憾的神色,“真是太可惜了,失败品。”

 

格林德沃的手中凭空出现了一个药瓶,那上面什么标签也没有,在透明的液体有一株粉色的莲花正在缓慢生长。男人向他解释道:“这是并蒂莲,喝下它。”

 

忒修斯的状态很不正常,不知道是救人心切,还是根本不在意对方的话,他抢过药瓶一口气喝了干净。并蒂莲的药效比之前实验中的所有药物都要来得快,药瓶因为忒修斯抽搐的双手“碰”地一声摔在了地上。他只觉得浑身发烫,有一把火从四周慢慢烧进他的心房,他胸口的温度高得吓人,就好像下一秒他就会当着黑魔王的面爆炸一样。无端地火种燃尽了忒修斯的全部理智,等他尖叫着清醒过来才发现自己已经倒在了地上,而格林德沃还在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格林德沃用眼神示意他看看自己还带着灼热感的手臂,忒修斯这才把视线转移过去,只是一眼他就愣住了。他的手臂在短短几分钟多了一朵无根的莲花,和在药瓶里看见的一模一样,美艳的花在他的肢体上肆意开放,无忧无虑,而它的宿主却要为他承受百倍的痛苦。

 

忒修斯抖着声音说:“向我保证,你再也不会伤害他了。”

 

“我保证。”格林德沃急切地用魔杖抽出一丝神识,将他交付给忒修斯,“你的弟弟会活得好好的。”

 

“好了,现在你可以去拯救小斯卡曼德先生了。”格林德沃兴奋地催促道:“让我看看这朵花会为你们的交合带来什么样的变化。”

 

-

 

和纽特的标记过程并没有忒修斯想象中的顺利,他亲爱的弟弟即使虚弱得像团融化的热蜡也还是不愿意让他靠近。忒修斯为此非常愤怒,他无法捕捉这股怒意来源于何处,但他讨厌看见弟弟抗拒他的样子。明明他这样做都是为了保护纽特不受陌生人的侵害。

 

他用力钳住Omega挣扎反抗的四肢,狠狠吻上弟弟一张一合的小嘴。他有些失落,那里品尝不出任何甜美的味道反而十分干涩,和记忆深处的想象不尽相同,但烫得厉害,这种热度足以催动他的腺体分泌出大量的苦涩的信息素。

 

纽特这时却还在逃避他,一遍又一遍请求着他不要标记自己。而格林德沃也在不远处用魔法窥探着他们,并用言语催促他们继续这场诡异的暴行。忒修斯毫无防备的神经早已被弟弟信息素影响得失了原样,再加上黑魔王的蛊惑、弟弟的求饶,他现在只想快点标记掉身下的Omega结束这场让他发疯的噩梦。

 

而纽特无助委屈的眼泪变成了最尖锐的利器没落下一滴都在往忒修斯心里猛刺。原来你那么讨厌我,忒修斯心想,可他并未感到痛苦,但胸口原本狂跳的位置突然空了出来,转眼间什么也没有了。他不解地看着自己被情热折磨得无比脆弱的弟弟,“你不要我标记你,难道想被外面那群恶魔轮奸吗?”

 

不待弟弟回话,他还是朝着弟弟的后颈用力咬了下去,咬破了粉嫩的皮肤,咬入了血液、咬入了骨髓,他们手臂上相似的并蒂莲开始隐隐作痛,绽放出奇异的柔光,一种全新的羁绊由此诞生。

 

并蒂莲会带来什么样的变化呢?

 

宿主们会因此无法解除标记,Omega不能接受其他Alpha的覆盖标记,而Alpha也不能感知到其他Omega的味道。他们的腺体永远只会为了彼此而发烫。

 

永不分离。无法斩断。

 

忒修斯的情热渐渐褪去,他看着躺在自己身旁满是暧昧痕迹的纽特猛地从餍足的情事中抽出几分神智。眼泪就这样顺着他的眼角无声无息地落了下来,他想,他和纽蒙迦德关着的那群畜生没有任何区别。

 

他强奸了自己的弟弟,以保护对方的名义。

 

他这时候才发现所谓因真爱而存在的魔药本身就带着天大的讽刺,他和纽特是本该分开如今却无法分离的两个个体。他知道,格林德沃让他们喝下这个药的时候根本就不是为了什么实验,只是单纯想看着他们兄弟俩互相折磨。

 

格林德沃毁掉了他的人生两次。


【丹昏】姻缘物语 (短篇完结)

# 前几天有小伙伴私信我丹昏文的网盘资源 

链接点这里 提取码:dhjk   

会陆陆续续更新 暂时只放了黑月集里的五篇(因为校对过)

# 这篇文是之前未公开的一个短篇


2018.02

 

一.

 

野鬼朴志训心里藏着一个很深的秘密,却是件十分简单的事——每天都会躲在青台寺的角落里向外张望。

 

在他还未失忆之前,他是个恶鬼,在阴阳两界中滥杀了无数美丽的人类和妖怪。等他再醒过来,已经修为散尽成了只孤魂野鬼,还被咒术困于此庙中。唯一见过一次的神告诉他:这是你的情劫,你走过了那么多地方,喜欢上了那么多人,然而没有一个是你的姻缘。

 

后来神便让他来这座香火极其旺盛的庙宇里赎罪,神说:“你在那里守着,命中之人自会寻来。”

 

一开始他只是觉得“姻缘”一说如同笑话般,毕竟这里每天来来往往那么多人和妖怪,他连具体的模样都记不清何以谈情。可偏偏事情却真如神说那般发展,他的姻缘出现了。

 

“姜义建……”他眯着眼喃喃地念着这个名字,远远地看见一个身着金丝绣边长衫的男人向这里走来,仙君宽大的水袖间还闪着绿光,朴志训知道这位修为颇高的散仙又携了两只精怪前来度化。

 

对方抬头捉到了他的视线,他急忙运用微薄的法力将自己隐了起来。

 

二.

 

青台寺的罪人们一直生活都在这个寺庙里,每日辰时野鬼朴志训就需要坐在一个阳光甚好的房间里听贪、嗔、痴三位佛僧讲经。朴志训虽没了记忆,但性子总归没变,最恨别人用条条框框约束他,如今被拘着就越发向往无拘无束的生活。所以每次佛经听不到他的一半眼睛便会望向窗外,开始发呆。

 

他就是在这时看到姜仙君的。

 

与以往见过的散仙模样相差甚远,不是春风和煦的善人作派,也没有鹤发童颜仙风道骨的长者姿态。姜义建仙君更为消瘦冷峻,步不踏尘,未出声时仿佛融与清风之中。但眼神却意外地犀利,在朴志训看向他的时候,他也会略带情绪地回望过去。

 

也就是那一眼,让这野鬼开始慌乱起来,分明是无心鬼怪却能够深切地感受到有鲜活的东西在胸口之中跳动着。这种感觉他好像也曾有过,约摸是在过去杀掉那些“爱人”的时候。

 

但朴志训并非冲动之人,尤其是在住进了青台寺以后,心绪早已变成了一潭死水,偶尔掀起涟漪也不会太过在意。他想,也许是自己被关在寺庙里太久了,看到特别之人就会抑制不住想要占有的欲望,这不过是人之常理。于是他便任由着自己理所应当且肆无忌惮地望着对方。

 

姜仙君的住所就在寺庙附近,大抵是方便处理捉来的调皮小妖,这也方便了困在青台寺里对他日思夜想的朴志训。这野鬼就倚在顶楼藏经阁的围栏处远远地望着姜义建,看男人坐在庭院门口吹奏着不知名的乐曲;看对方意气风发地向寺庙中走来;看他笑着接受村民的礼物和谢意;最后他才发现姜义建也会看着自己……

 

朴志训始终无法忘记那一天,姜义建走到藏经阁门外一跃而起,雪白的长衫随着他的起身漫天飞舞,最后他坐到那扇窗窗外的檐角处,朝朴志训招招手。

 

野鬼一惊,四处张望后才紧张地移过去,他听到了姜义建对他说的第一句话:“在里面肯定很寂寞吧?”

 

“砰——”朴志训听到了什么东西炸裂的声音,胸口溢出奇怪的满足感和疼痛。

 

“你真是个奇怪的小鬼,居然会有人的情绪,还喜哭。”这是姜义建对他说的第二句话。

 

他愣住了,摸摸脸颊才发现方才居然流泪了。

 

至此,姜义建便时常来到这扇窗口与他闲聊,虽然姜义建总是说兄长的事情。姜仙君说过,青台寺中关着他的兄长,一个堕魔的大仙,想过很多方法也没有换回兄长的自由,因此只能靠协助僧侣度化山间小妖来给自家兄长积累功德。但偶尔也会把话题拉回到朴志训身上,说他的眼神与兄长相似,都是在温柔如水里掩饰着自己的欲念。所以他觉得朴志训十分有趣,每天都懒洋洋地看着窗外,眼神却充满渴望。

 

三.

 

不久,朴志训陷入了矛盾的境地,他对姜义建的贪念越深杀心也就越重。朴志训终究还是朴志训,无论是过去还是如今,即使没了记忆,可一旦对人产生爱意就忍不住将对方彻底毁掉禁锢在自己身边。他想,有机会的话就把男人杀了,掏出他的精元制成吊坠永远地挂在胸前。他觉得,这样长长久久的陪伴,才可称之为永恒。

 

只是这可怕的想法让他每次面对姜义建都会羞愧不已。除此之外,他发现自己对姜义建还有了难以启齿的情欲,难以自拔。

 

自从知晓了姜仙君来青台寺会有固定的时日,朴志训便总会偷偷溜出讲室,躲在大堂的角落里偷偷看着姜义建。看那散仙站在魑魅魍魉的前面,毫不畏惧,风雅又迷人的样子,似乎激起再大的波澜也仍旧一尘不染一般。他空荡荡的心房随之越跳越快,而整个人早已忍不住向对方靠近。

 

事实上每次姜义建来到这里对他不过是匆匆一瞥。朴志训想,这不怪姜仙君,他是野鬼,是戴罪之身,他们自然不能在人前有过多交流。

 

那天姜义建一如既往地准时出现,待对方与高僧们消灭恶妖离开以后,他眼尖地发现姜义建把随身带着的折扇掉在一旁。他趁众人不注意,将扇子握了起来,他难得紧张起来,身子连着手全都战栗起来,他能感受到这散仙独有的气息已经在他身上游走开来。

 

当晚他便发情了,他羞愤又难以克制,他在想象姜义建拥住他的感觉,会像活过来似的,尝到了甜味,融进了心里。那么这冷冰冰的仙君,身体会不会因他的爱欲所融化呢?高贵而又冷漠的姜仙君被他不可自制地意淫着,难堪中竟让他有了亵渎神明的快感。

 

并不只有这一次,贪恋是无穷无尽的,尝到了活着的滋味后很自然的就陷入了无法自拔当中,久而久之朴志训便开始慌乱起来,他过去拥有过那么多的“爱人”,却从未对这些美丽的事物产生过情欲。而如今,他对着姜义建掉落的扇子一次又一次地自亵着。

 

他突然迫切地想逃出青台寺,然后毁掉姜义建,藏起来。

 

可每次面对男人时,朴志训还是伪装起那些龌龊的想法,他太寂寞了,所以连姜义建的短暂出现都倍感珍惜,绝不能吓跑对方。

 

直到半月后,姜义建坐在藏经阁的檐角问他:“啊,突然想起来,我前段时日在此处落了一把扇子,你可曾看见?”

 

“不曾!”朴志训急忙答道。

 

姜义建若有所思,“是吗?那你为何如此紧张?”

 

朴志训看见姜义建微微扬起的嘴角,心凉了半截。他清楚铁定是自己那些让人厌恶的想法已经被对方看出来了。可这突然又给了他勇气,他双手握得很紧。心想不如就快点了结吧,这些个梦中温柔乡醒来就是牢笼的日子已经让他受尽了折磨,他说:“仙君,你知晓情为何物吗?”

 

姜义建点头,“略知一二。”

 

“情有千万种,其中之一被人们叫作日久生情……仙君,我心中对你早已有所惦念,你能否考虑一下……”他低着头,原本惨白的脸上好像染上了红晕,“我听说,仙界与佛家不同。遇到心悦之人,可结为仙侣,双修也可得大成。”

 

“哎——”姜义建长叹一声,冰冷的面庞有些松动,“我早该料到了,我想你肯定误会我的意思了。我曾说过你与我兄长的眼神有些许相似……”

 

朴志训猛地抬头对上仙君愧疚的眼神,他惊醒,浑身上下都有种说不出道不明的苦痛,像是中了剧毒似的非得将他折磨到肝肠寸断才肯罢休。他过去曾经历那么多场露水姻缘却未曾体会这般滋味。

 

“我有一个堕魔的兄长也困在青台寺中,他同你一样不喜约束,想必每日都会很辛苦吧。”

 

“小鬼很想离开这里吧?可不行的,我曾想过很多法子将兄长解救出来,甚至把传送符给他,可都没有用……”

 

“所以我将住处搬到寺庙附近,也是为了能随时见到他,虽然他也不肯见我。”

 

“你现在的眼神和兄长很像。”

 

……

 

朴志训恍然大悟,他真可笑,也真是愚蠢。

 

他以为那些阳光都是给他的,他不止一次在心中窃喜,高不可攀的姜义建主动接近他对他好隔着一扇窗也能感受到那温暖,他竟因此得意忘形了。

 

原来这些都不是给他的……

 

“但志训……其实……”姜义建眉头紧锁,难得唤了他的名字。

 

朴志训回过神来,扭头不再看对方,“仙君你走吧,我想静一静……”

 

后来几日,朴志训以身体堪忧为由闭门不出,三位佛僧追到他门前了也不肯出来。也有熟络的小妖告诉他,近几日姜仙君都在窗外等着你呢,他说有话同你讲。朴志训不吭声,依然裹在被子里呼呼大睡,他苦笑,这算什么事呢?

 

他是真的对姜义建动了情,所以也是真的受了伤,现在这般状况哪能一笑置之。

 

他想,这疼这痛短短数日是恢复不了了。

 

四.

 

等朴志训大病初愈回到藏经阁整理佛经时,他发现窗外再也看不见那个仙君的身影了,而贪嗔痴三位大师所讲的佛经依然令人乏味。

 

就在朴志训以为日子就这样过下去的时候,又遇见了来度化妖魔的姜义建,这日对方不是一人前来,身后还跟了两个模样清秀的小徒弟。朴志训注意到对方精神不济,想说些什么但还是咽了回去。仙君也发现了他,四目相对千言万语难以道尽,他索性先移开了眼。

 

这一回并非又是朴志训刻意前来窥探,只是清扫佛堂的任务轮班到了他的头上。他压制住胸口的烦闷感,埋头清扫着佛像前的灰尘。即使不在意,他也还是能察觉到大堂前诸位大师的不对劲。

 

嗔大师向来心直口快对着提出无理要求的姜义建也失了礼仪,“仙君你这样做不合规矩,他是无法度化的妖怪,杀人无数能留着魂魄已经算是神界的仁慈了……更何况,劫数上天自有安排岂是你说改就改?”

 

“若我今天一定要带他走呢?”姜义建收起了笑意,一直被隐在身后的法器也现了身。

 

朴志训躲在佛像背后心里不是滋味儿,风姿绰约的姜仙君心心念念的始终是自己的兄长。

 

紧接着他又看见痴大师抛出手中的念珠,为寺庙支起屏障,大师说:“仙君心意已决,那贫僧再劝说也是无用。既然如此我们不妨来做个约定,三日后青台寺,若你能将寺中所有生物全都挑战一番,点到即止。挑战成功后,我们便会撕毁与他的契约,把他的生死都教给你。”

 

姜义建思虑片刻点头答应,而躲在角落的朴志训只能暗骂对方是个蠢货。仅凭他散仙一人之力怎么斗得过整个青台寺。短短三天过得很快,无法离开寺庙的朴志训甚至来不及劝慰姜义建一句。

 

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和姜仙君有这样一天,他们对视着朝对方竖起武器。起初他还抱有侥幸以为自己的力量对男人根本不会有任何影响,可看着对方身后的小徒弟们全都受伤倒下才察觉出不对——大师们给他们都下了咒,令精怪们无法控制自己的妖术,无论面对谁都会造成巨大的伤害。

 

他听到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小鬼,出手吧。”

 

顺着声响,他看见日思夜想的男人就站在他面前,虽然常穿的那件长衫上沾了不少污秽,可还是带着遗世独立的翩翩风采。

 

他忍不住红了眼眶,拼命摇头,“不……”他心里虽将姜义建毁过千千万万遍,可真要他与对方决一死战根本就做不到,他只能闭上眼睛,避开姜义建对他人出手。

 

野鬼朴志训输的很快,但这不代表就能对姜仙君帮上什么忙,挑战完他自然还有别的妖怪,还有贪、嗔、痴三位大师。他在观战的禅室里坐立难安,来回踱步思考着该怎么帮助姜义建,明明知道对方一心想救自己的兄长,可他还是见不得对方受伤。

 

“不行,我不能再坐以待毙了。”他说着话猛地在佛堂前现出身影,不顾其他妖怪的阻拦,执意赶往对手那边。

 

“朴志训,你莫忘了我们进这个寺庙的规矩!”同伴的话语在耳边响起,可朴志训却根本没听进去。等他找过去,只剩了姜义建独自面对贪嗔痴三人,仙君似乎受了重伤,一直捂着胸口嘴角还挂着鲜血。

 

“仙君!”朴志训急忙向对方跑去,他的眼眶一下子就红了,这一幕竟让他觉得比被姜义建拒绝还要难受,他似乎明白了什么才是真正的姻缘。他仔细看过对方身上并无大碍以后,不由得松了口气,明知道大师们已经承诺了此次挑战点到即止,可他还是不忍看着姜义建再受这皮肉之苦。他说:“您还能撑下去吧?暂且在此休养片刻,接下来就交给我吧。”话毕,朴志训便聚气形成了结界护住了姜义建。

 

“朴志训,住手!此事不该你管!”朴志训听到姜义建的阻拦心头一颤,他没有回应,面对着三位大师丝毫没有罢手的意思。

 

“我不愿见你为我受伤,你明白吗……”

 

他忍住眼泪摇着头,“不明白啊……等您出去了再慢慢同我说,好吗?”足够了吧,仙君在心疼我呢。这大抵就是拥有爱人的感受,会有些小心翼翼,但也会变得勇敢强大。仅仅只是看着那些伤痕,都能切身地体会到痛苦与折磨。

 

朴志训已经学会怜惜所爱之人了,哪怕会伤害到自己也不为过,同样,他也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到姜义建。他再一次提醒自己集中精力,对佛僧挑衅的说道,“大师,平常你们天天讲佛经,听得我头疼!今天难得有机会咱们也来比比看。”

 

佛僧们看着这个孱弱的野鬼面面相觑,最终还是接受了朴志训的挑战,周遭的佛像庙宇渐渐变幻为一座石墙堆砌的破败宫殿,原本熙熙攘攘的人群只剩下他们五个。朴志训诧异地看着身边场景的改变,心下了然,这必定是进入了虚空境界。

 

“朴志训!”身后是仙君大声的呼喊,可他发现自己根本没法回头,只有用尽全力才能护住身后的人。这野鬼终于也做了一回好事,他要保护姜义建,帮他实现未完成的夙愿。

 

在击倒三位僧人后,刹那间,青台寺开始坍塌。朴志训毁约了,青台寺的妖怪们在进来时都已立下不得伤害庙中同伴的契约,否则会被拖入虚空境界生死全凭天命……

 

在贪嗔痴消失的一瞬间,朴志训感觉到了自身修为的消散,“仙君快走吧……”他瘫在地上有气无力地对姜义建笑笑。

 

困住姜义建的结界也随着朴志训的法力消散而被破除,“小鬼,我带你走。”

 

“不用了……命之所在,是我违背规矩在先,该罚!”朴志训看着散仙脸上鲜有出现的慌张表情,觉得十分有趣,“我只愿您一生平安,心愿早日达成。”

 

姜义建一脸气愤,“你从未听我把话说完。”

 

朴志训并不理会他的话语,看着周围的石柱在往下坍塌,他急忙在破损的衣裳里摸索起来。很快他就松了口气,他掏出传送符贴在姜义建身上。传送符,青台寺的每个妖怪都有一张,为保命所用。

 

“那就等我活着出去再说给我听吧。”看着姜义建逐渐在自己身边消失,朴志训的思想开始变得混沌,他能感觉到有妖怪在耳边呐喊,也能感觉到石块砸在自己身上,似乎又看见了姜义建坐在屋檐上朝他招手,那时天气正好,仙君对他露出了微笑……然后万籁寂静。

 

五.

 

“朴志训……”

 

“……”

 

“朴志训……”

 

有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紧闭双眼的朴志训不禁皱眉。

 

“朴志训,你可有寻到姻缘?”

 

“寻到了。”他在心里答道。

 

“是何感受?”

 

“又疼又暖。”

 

“为何?”

 

“不是一味的掠夺与占有,会珍惜,会担心,会心疼,也会付出。”

 

“朴志训你已渡过情劫,从哪儿来到哪儿去吧!”

 

“啊——”朴志训猛地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躺在青台寺外面的草地上,身体一动就开始发疼。他的身旁还有人,姜义建正颓然地跪在自己身边,握住自己的手沾满鲜血和渣滓。他心中有所动容,不由得哽咽起来,“仙君……”

 

“志训……”姜义建见他转醒分外激动,直接将他搂进了怀里。

 

他没想到姜义建会这么用力的抱住自己,然后他的肩头开始湿润,他心里酸涩难耐嘴里却还在打趣,“姜大仙怎么连哭都煞是好看呀……”他一开口才发现自己的声线也开始不稳,嘴里也有了苦涩的味道。

 

姜义建将他抱了起来,“小鬼我们回家吧。”

 

尾声,

 

朴志训在男人怀里不断回头看着越离越远的寺庙不解地问道:“我怎么就出来了?”

 

“因为青台寺输了。”仙君懒得主动的亲吻他,“我的心愿已经实现。”

 

“你的心愿是……”他咋舌,整个人埋在对方怀里不敢再往下猜去。

 

“我那日找大师要的,是你。”

 

朴志训愣住了,好不容易止住的泪又掉了下来,“怎会是我?您的兄长呢……”

 

姜义建若有所思,向对方解释:“他啊,早已离开了。如今心里想的都是你。”

 

姜义建看见身旁的人心情变好,嘴角也不自觉就扬起了笑意。

 

很久以后,他也从未告诉过朴志训,其实在他拒绝过这野鬼以后便已经动摇了。姜义建从小就以自己的兄长为榜样,向之学习。哪怕是兄长堕魔以后他也依然在心里仰慕着,之后他曾在青台寺见过兄长,对方已没有了过去那般搅弄风云的姿态,为此不由得心疼起来。他没有喜欢过谁,就以为这便是喜欢,可看见了朴志训落寞的神情,他这固守的假象开始破裂。

 

后来心头再感到悸动,便是朴志训为了他在青台寺掀起风波的日子,只要一回想到那天就是历历在目,将自己护在身后的朴志训,舍命把自己送出虚空境界的朴志训……他看着幻境中逐渐坍塌的寺庙,也能体会到朴志训身体破损的绝望与悲伤。感同身受,这才是真正的喜欢吧。

 

回到现实他只能够坐在佛堂里等待,他不能接受朴志训留给他的痛苦,也不能接受这一切的终结。痴大师见他失魂落魄的样子,无奈地摇摇头,命令道:“与其干坐着,不如与我一起把这里清扫干净。”

 

“这野鬼每次都偷懒,你不妨把他那份补上?”

 

他听对方提及朴志训,这才有了反应,拿起扫帚一边听着大师念叨他的冲动一边细细清扫,好像这样做就能感受到那个小鬼残留在这里的气息。整理好大堂痴大师叫住他,“仙君,若是真有心那自己便去把他寻来。”

 

他一怔,急忙放下手里的东西,道完谢后疾走出门,“谢过大师。”

 

姜义建没有走远,他只是在青台寺附近寻找,他相信朴志训心里若对他有所牵挂的话,就不会离他太远。好在,晕倒在草地上的朴志训还是被他寻到了。

 

这是朴志训的情劫,也是他的劫。

 

 完。


[FB][Theseus/Newt]Amor Fati Chapter-2 乌托邦AU PWP



我来了 我爱了 我要大力表白Mia 这章我自己都看了好多遍😭😭😭

MiaHassy:

Mia:不知道说什么,我只能说我写的好爽,感谢杯的修改!(亲一口


下一章是杯写了,快去催她(不是












前文提要👇:


【Chapter-1】
















阅读愉快














Chapter-2





麻瓜们真正意义上开始惧怕Grindelwald,是因为一直以科技和信息技术为傲的他们发现了一个可怕的事实:这些本来被寄托于解放革命希望的工具开始反过来加压在他们自己身上,俗话说得好,羊毛总归出在羊的身上。




Grindelwald甚至在真理部之下外设立了一个科技部,坐在阴冷且狭小空间里的都是当时麻瓜内里的学术精英们,他们的主要工作就是研究出更多更优秀的工具,以便能更好地去管束那些不听话的,内心仍保持叛逆心理的麻瓜,或者是那些不听话的,骨子里还有“白色血液”的巫师们。




他们其实都知道,这些所谓的电子眼以及身后的电幕不过是表层的存在,只是一个威慑仪式的象征,告诉他们思想执行者几乎无处不在。擅长摄神取念的巫师大多被召集在这个真理部的最高执行圈内。听说为首的是一名拥有玫瑰金一般娟丽秀发的摄神取念师。




他们穿梭在阴影与黑暗当中,冷漠而又淡然的悄听每一个人内心的隐秘与黑暗,倘若有任何一个单词触犯了艳红的说话条例底线,这个可怜的人就会不再存在,就会像是从未出现过一般消失在每个人的跟前,所有人都会装作这个人没有存在过一般。






屏蔽警告👇:


【AO3】


【SY】






TBC



[FB][Theseus/Newt]Amor Fati Chapter-1 乌托邦AU PWP



我来了 感谢Mia给了我写这篇文的动力并且还和我一起完成这篇文 期待下一章~

第一次写体*下的东西 请大家见谅 三观和普通人的有偏差尤其是哥 慎入



MiaHassy:

标题 Amor Fati


作者  @说什么也要来一杯  @MiaMiMia 


CP Theseus Scamander/Newt Scamander


分级 E


警告 乌托邦AU PWP 性**&瘾警告 黑化利益化警告 三观崩坏 角色重塑 Hurt but never comfort bitch Violence Non-con 言语侮辱


作者的话 联文。


被雷到一律不负责,谢谢。


趁着她还在睡觉,悄悄地表白一下杯杯宝贝<3


















阅读愉快
















“我将一直保持孤独,但是这真是一个差别,一个美妙的差别,去选择我所做的事情。命运之爱——选择你的命运,热爱你的命运。”






Chapter-1




每个周一都是英国政客们最为紧张的时刻,他们会在曾经一无所知的魔法部里进行一场推行新条例的协商议会,而另一边与这些普通人争论不休的就是他们前两年才有所了解的巫师群体。




并且从这群高傲巫师们的只言片语中他们才逐渐得知,在魔法世界里普通人被称为麻瓜。带着鄙夷和嘲讽的称谓。




从麻瓜们意识到世界上真的有魔法的存在到被巫师们推翻现有统治也不过才短短两年。耗费大量人力去设计去控制的武器和军队终究比不过巫师们随身携带的一根魔杖。




麻瓜政府投降以后,他们听说巫师们之所以要去打破数百年来与普通人维持的平静是因为忌惮麻瓜的科技创新和大型武器。




想想也还真是有些可笑。




好在麻瓜政府结束了统治,投诚的政客们也依然可以为了新政府的建设而在相关部门进行工作。这个人来人往的地方被叫做联合议会厅,主要负责提交、审议、复核、推行政府新规定,除此之外还有一个麻瓜们不能入职的神秘部门——傲罗监察部——传闻里说这个地方就是负责秘密处决、肃清“不听话”的麻瓜和巫师的。而这个地方曾经是英国的魔法部,不少过去为了守护和平的傲罗都加入了清剿行动,目的不过是为了让大家闭嘴、听话。










屏蔽警告👇:


AO3】


【SY】








TBC

【Theseus/Newt】 白日美人 05 (PWP)

# 打个广告 预售戳这里 快要截止了哦

# 提问箱 这里   没有人问我问题 好无聊哦

# 纽特Veela设定 私设Veela血统都是双性!双性!

# 弟弟未成年十五岁


05 点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