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什么也要来一杯

上赶着不是买卖

【丹昏】 Photograph(短篇完结)

# 伪现实

# 无脑速写

# 一心等着某人给我的生贺 自己也想写一篇吧



We keep this love in our photograph,  we made these memories for ourselves.

 

-

 

“我闭上眼睛了。”

 

游戏开始之前,被红布蒙上双眼的姜丹尼尔说了这么一句话。

 

身旁的队友朴志训听到以后不由得紧张起来,他有种被对方“托付”了的感觉。暂时失去视觉的姜丹尼尔此刻是真的全心全意的依赖着他,从那压在身体上的重量,蹭过手臂的触感都能察觉到。

 

所以简单的游戏好像有了别的意义。

 

他记得有一次在玩绝地求生的时候也是这样,一身骚装备的姜丹尼尔在前往安全区的路上被别人盯上,一阵猛击之后倒在了地上,身为队友的朴志训很自然的就冲了上来。

 

姜丹尼尔摘下一边耳机侧过头对他说:“别扶我。”他们离得很近,肩膀贴着肩膀,所以对方刻意压低的声音也显得十分清晰。

 

朴志训愣了愣,但他理解对方的意图,那个时候时间紧迫,如果自己不逃的话果断跟着中毒身亡,可不救队友总觉得不太好,“呃……”

 

“别扶我!”姜丹尼尔又重复了一遍,随后把身上的三级头盔三级包消音器八倍镜一股脑扔在地上,“捡了就跑,我相信你。”

 

他“哦”了一声始终没有转头去看已经停下操作的男人,心里面却一直想着那句“我相信你”,沉甸甸的,不玩游戏的人或许只会把游戏当作是游戏,但真正投入到游戏里的人谁没有付出过热血真心。这一场朴志训玩得杀气腾腾,最后“不辱使命”成功吃鸡。

 

“大发!”

 

“双排玩出了单排的气势。”

 

比赛结束姜丹尼尔鼓着掌一个劲儿地夸他。

 

朴志训心情也很好,发热的大脑晕乎乎的,“想喝冰啤酒。”

 

“好啊。”

 

-

 

朴志训觉得眼前的画面渐渐从过去被拉回了现实,蒙着眼睛的姜丹尼尔猛地捏住他的下巴将口红凑在了他的唇上,一套动作行云如流水,就好像练习过无数次一样,没有任何差错。

 

只可惜姜丹尼尔看不见朴志训眼里的诧异,他向来控制得很好,这种惊讶的情绪很快被他隐藏起来,但这不妨碍他突然间疯狂跳动的心脏。

 

他的记忆又回到了那天晚上,朴志训的酒量还欠缺锻炼,趁着情绪两罐酒下肚就有些晕,最主要的一点是还爱脸红,所以别人隐藏不了的事情是三件,他是四件——贫穷、咳嗽、酒醉和爱。

 

“哎一股,我们wink宝好可爱啊。”姜丹尼尔趁机凑过来掐了掐他的脸颊。

 

朴志训一下子呆住随即感到气恼,他们的关系从还未出道前就有些暧昧了,谁也说不上来那是什么感受,也没有时间去追究这种奇怪的氛围。可微醺的朴志训还是有些困恼,发红的脸颊又加深了几度,他尴尬地挥开对方的手,“我不可爱,一点也不可爱。”

 

谁知姜丹尼尔根本没有停止动作的打算,反而变本加厉,轻轻抬起他的下巴,低声说:“你知不知道你这样更可爱了。”

 

他体会到了莫名的慌张,微张着的小嘴喘着粗气,他有种预感在这个夜晚那些暧昧的东西就会找到形状。他的脑子里像放着幻灯片,形形色色的人们在对他露出笑脸,他突然很想唱歌,莫名其妙的就唱了起来,“loving can hurt, loving can hurt sometimes.”

 

“啧,怎么开始唱歌了,别吵到其他人。”

 

朴志训正想反驳就被姜丹尼尔的吻堵住了话语,他没有反抗,乖乖地放松着口腔,让对方的舌头进入,吻还在继续,可他有些后悔自己这古怪的纵容了。因为先前的触感分明是蜻蜓点水,是在自己打开大门之后才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这就是促使他们之间长期暧昧的原因吗?

 

这就是我想从丹尼尔身上获取的吗?

 

一吻结束朴志训也还是没能找到答案,他想人心那么复杂,这种牵扯身心的头等大事应当更加难懂,事实证明这样想的并不是他一个人。

 

第二天早上他是在姜丹尼尔的床上醒过来的,但他知道昨晚除了那个吻什么也没有发生,他们都有了自己的判断。于是之后紧跟着的就是理所应当地疏离,那晚的游戏分明就带着暗示,一开始是从单排玩到了双排,现在又从双排回归单排,没有多大的区别。

 

只是有一天晚上在朴志训孤军奋战时,遇到了姜丹尼尔。

 

那会儿已经到了决赛圈,只剩下他、丹尼尔和一个路人。

 

他们坐在客厅长沙发的两端,眼神从笔记本电脑移到了彼此身上,然后相视一笑。也就是这一眼他们俩让路人抓住了机会纷纷被爆头倒地。

 

朴志训倒没有很沮丧,他想未出道的时候两人就天天龙争虎斗,现在换个口味尝尝同归于尽也不错。但这事儿还是给他留下了一点阴影,之后的一个星期他宁愿随机组队也不玩单排。

 

其实朴志训忘了那天的后续还算和谐,姜丹尼尔客气地问他吃不吃炸鸡,他点头,说:“吃,原味的。”只是俩人都沉默地只顾吃鸡,没什么特别的交流。

 

-

 

被姜丹尼尔拍了拍肩,朴志训才发现游戏已经结束了,可他已经不在乎结局了,心心念念的全是自己的队友,他有话要问对方。

 

中途吃饭的时候他跟着姜丹尼尔进了卫生间,他四处张望确定没有来人以后才开口:“哥,刚刚涂口红那里……你怎么能那么准确?是不是偷偷看见了?”

 

姜丹尼尔擦干沾满水珠的双手,说:“我闭上眼睛了。”

 

“那为什么……还……”朴志训也很懊恼,问题又绕回去了。

 

男人摇摇头,一脸抱歉,“我不知道。”

 

朴志训也不知道为什么反倒松了口气,毕竟他想了很多复杂的答案。

 

丹尼尔接着说:“抱歉。”

 

“我不遗憾啊。”朴志训脱口而出。

 

等意识到自己刚刚说了不过脑的话时,姜丹尼尔已经离开了,徒留他一个人在卫生间脸红。但这种脸红并不代表朴志训在后悔或是害臊之类谴责自己的情绪,他只是突然清醒的意识到那暧昧的迷雾到底是什么了。

 

所以他在晚上会宿舍的时候叫住了姜丹尼尔,碰巧对方也叫了他的名字。

 

“丹尼尔。”

 

“朴志训。”

 

然后他们俩又对视着笑了起来,“你先说。”姜丹尼尔推推他,他犹豫了会儿也没有再作推辞,他说:“丹尼尔五月底我生日的时候再一起喝酒吧。”

 

“好啊。”对方应了声就陷入沉默了。

 

朴志训翘起嘴角,他不知道对方会说些什么,可就是感觉还不错。他催促道:“你呢?说你想说的。”

 

“哦。”姜丹尼尔笑着挠了挠头,“我之后又仔细的想了想……”

 

-

 

姜丹尼尔说——

 

“我闭上眼睛了。”

 

“可脑海里还是能准确浮现你的样子。”

 

“你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END。


评论(40)

热度(558)

  1. 갓윙깅이说什么也要来一杯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