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什么也要来一杯

上赶着不是买卖

【丹昏】美丽心灵的永恒阳光 (短篇完结)

# 无脑速写

# 温柔助理x内敛画家


-聚会-

 

画廊的年会结束了一个礼拜,耐不住同事们的期盼,姜丹尼尔把聚会订在了这周的周末。

 

相熟的同事们盼着这一天已经有好几年了,事实上,他们心里挂念的主角并不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姜丹尼尔,而是对方的爱人。

 

姜丹尼尔前两年就出柜了,还出国和他的男朋友结了婚。那个人大家也都听过名号,是他们画廊签约的天才画家朴志训,一个沉默却十分美丽的少年。曾经有同事见过朴志训,只是匆匆一面便是惊鸿一瞥,回味无穷。

 

有人羡慕丹尼尔,说他手段高明,居然能把圈子里的高岭之花收入囊中。

 

“又有什么好的?艺术家嘛,还内向连个交际圈都没有,也不知道丹尼尔和在他一起是不是就坐着大眼瞪小眼。”也不妨,有人这样酸过他。

 

只是这些冷嘲热讽传入当事人的耳里,对方也不过是一笑置之。他对这种话语一点也不敏感,只要不影响到朴志训的生活再刺耳的话语都没有任何杀伤力。但邀请同事来家中作客,着实让他为难了很久。

 

原因有二,其一是朴志训向来低调,即使荣获国际大奖也不会再大众面前抛头露面,大小事宜都委托他这个助理在办。其二是朴志训性格内敛,他对陌生人的到来有相当大的排斥心理。无论如何为难都与朴志训相关,毕竟这是他最见不得被伤害的人。

 

不过他也试着在朴志训面前提过两三次这件事,前面几次皆被对方无视了。

 

他明知道朴志训在画画的时候心无旁骛,绝不会受到别人的影响,却还是提了又提,理由无非是想拿这个当做借口回拒同事。

 

“他们说过年了,想来我们家拜年……”姜丹尼尔踌躇着,又一次趁着朴志训开始创作新画提起了这个计划,当然他并没有期望能得到朴志训的回应且已经做好了如何回绝同事的措辞。

 

但这次出乎了他的意料,朴志训停下画笔,他穿着被弄得五彩斑斓的罩衣,白净的脸上沾了一些粉色的颜料。他很年轻,丹尼尔刚认识他的时候也完全想象不出这个孩子能画出那些深沉又寂寞的作品,朴志训说话的语气也像个孩子,软软的棉花糖在口腔中缓缓融化,“丹尼尔如果我答应了你,你是不是就会觉得很开心?”

 

姜丹尼尔站在那里恍了神,事后也想不起来是怎么回答的朴志训。

 

总之他的同事在他发出了邀请以后,便以翘首以盼起来。

 

而聚会当天的进展确实让大家都很惊喜,这当中也包含主人公丹尼尔。

 

从一进屋子,就有人向他询问朴志训的踪迹,他不怎么理会,只是扯些有的没的。来的前一天他就已经和朴志训打过招呼了。那会儿他抱着少年,吻落在对方发梢,“明天你就待在房间里或者画室好不好?那些哥哥姐姐太热情了,会吓坏你的。”

 

朴志训抿着唇思考了半天朝他点点头。

 

所以姜丹尼尔根本没心思和同事们玩乐,只想着,吃完饭你们赶紧走吧。

 

可打乱计划的是朴志训自己。

 

他出现在大伙面前的时候,所有人都是一愣,皆暂停动作痴痴地望着他。

 

朴志训确实如他年纪一般天真稚嫩。

他看起来十分柔弱,身上穿着的宽松衬衫让他显得弱不禁风,或许是起床以后随意抓着自家爱人的衣服胡乱套在身上,所以在这幼嫩当中有掺杂着成熟性感的韵味,耐人寻味。

羞涩泛红的脸颊,好似盛夏里敏感脆弱的小舞妃*,长桃形的花蕾通体洁白只是顶端染着浅嫩的粉,充分展现出什么是娇小玲珑,局促之美。

尤其是眼睛最妙最绝,含情脉脉,带着钩子,拾人魂魄。

 

在座的同事都在心里感叹,难怪姜丹尼尔舍不得带他出来见人,此等尤物是该珍藏着。这道理就和收藏名画一样,买下时十分大气挥金如土,买下后又会变得小家子气只愿将作品放在家中独自欣赏。

 

少年不太喜欢这些直白热烈的目光,他的脸“刷”地一下又烫又红起来,但这不妨碍他接收到姜丹尼尔疑惑的目光。他想,不能在外人面前让丹尼尔丢面子,于是他挑了丹尼尔最喜欢的称呼,解释道:“老公,画室的水喝完了,我口渴。”

 

姜丹尼尔吃惊的张了张嘴,同事们虽然一言不发,但目光已从俊美的少年移到对方口中的老公身上,痴迷赏阅也变成了钦佩震撼。

 

不少人都默默在心底对姜姓已婚同志竖起了大拇指。

 

真是教导有方啊。

 

既然朴志训自己跑了出来,再像当做什么事都未发生过把人藏回去就显得有些刻意。

 

好在同事们都不是坏人,所以并没有让羞涩内敛的朴志训感到些许不自在。只是酒足饭饱后,偶有几个人收不住自己的天性,毕竟是做艺术的,言辞上不自觉的就变得大胆奔放起来。

 

他们趁姜丹尼尔去厨房洗碗的空档,悄悄问朴志训:“朴老师,丹尼尔他厉害吗?”

 

“什么?”一开始朴志训没听明白,可看了看大家一脸探究的神情,也猜到了是什么意思。他低着头挡住发热的脸颊,可烧红的耳尖还是出卖了他的情绪。

 

在场的女同事觉得他像个精致的玩偶一样让人移不开眼想抱在怀里悉心照料,对他倒是升起了母爱之心,自然见不得其他男士这样开他玩笑。

 

“好了好了,看看你们一个个的样儿。朴老师这样吧,就说说您和丹尼尔是怎么相爱的。”

 

朴志训立马就蹦出了那天让他心动的画面。

 

那个时候姜丹尼尔并不是他的助理,他只是画廊里一个帮他卖画的经理,见他不爱多话便主动帮忙解决了不少事情。好感是有的,但,爱谈不上。直到那幅名字叫《美丽心灵的永恒阳光》的画作展示出来,是他看了同名的电影以后,熬夜画出来的。

 

他一直没有把这幅画拿出去售卖,只是隔年的画展拿了出去。陪他一起去看展览的是姜丹尼尔,看到这幅画以后对方的眼眶湿润了。

 

他手足无措,这样高大又脆弱的男人有些超出了他对普通人的认知。

 

他紧张的问,你怎么了。

 

“爱很复杂,可在你眼里的又变得那么单纯,明明短暂却像不会消散一样。”

 

然后姜丹尼尔握住了他的手,“朴志训,理想主义都很孤独。”

 

朴志训的心急速跳动起来,他从未奢望有人明白他的理想。

 

不会消亡的爱;跨越时空之后也还是会一如最初那样。

 

画里的两个人天涯相隔,可他们的影子却在月光下缠绵在一起。

 

这是朴志训的理想,单纯又愚蠢的理想。

 

“我来实现吧。”姜丹尼尔表白的时候是这样说的。

 

可朴志训不打算把这些悸动以及精神上的喜悦分享给其他人看,这是他和姜丹尼尔两个人的故事,深刻动人都来自于他们灵魂的相连。他们自由地在属于彼此的世界里快乐相爱着,根本不需要任何人来鉴赏和评论。于是他仍旧低着头,轻声说:“我忘记了。”

 

当他抬起头时,看见的是姜丹尼尔感动又充满爱意的目光。

 

他知道丹尼尔明白,他都不需要浪费时间去解释什么。

 

-年夜饭-

 

年夜饭的时候,姜丹尼尔的妈妈远道而来,那会儿姜丹尼尔在厨房做饭朴志训正坐在客厅里吃着零食。所以门铃一响,朴志训穿着毛绒拖鞋啪嗒啪嗒的冲了过去,本来是兴高采烈的,可看见那个强势的妇人板着脸他又怂了下去,小声喊了“妈妈”便低着头跟在对方后面。

 

丹尼尔的母亲并不是很想搭理他,所以点点头把带来的特产扔给他,直接进了厨房找自己儿子。

 

其实姜丹尼尔刚出柜那段时间和家里人是断了联系的,是最近一年父亲的身体下降才有了缓和,父母仍然不怎么理会朴志训,可也都默认了对方的存在。

 

同性恋不是病痛,但在传统的观念里它太特别了,从接受到完全认可,也许需要走完这短暂的一生。姜丹尼尔是这样想的,但他不会因此就沮丧和放弃。

 

他和朴志训还会继续奋斗着,他们每年都会抽出一半的资金来资助LGBT组织,为了别人,也为了他们自己。

 

所以吃饭的时候,姜母再怎么排斥他们的关系,两个人也还是拼命给长辈夹菜。

 

对方看了看他们俩殷勤的模样,其实心疼多过无奈,他对着姜丹尼尔说:“你以前在家可不会做饭啊,现在手艺真的不错。”

 

男人笑起来不好意思的抓抓头发,“志训要画画,经常熬夜,吃外卖对身体不好。”

 

听到自己儿子是为了别的男人才变身大厨,心里不免被噎了一下,“恩……现在也知道外卖不好了啊。”

 

妇人又感叹道:“尼尔你现在长大了很多。”

 

姜丹尼尔不以为然的说:“结婚了啊,要做一个成熟的一家之主。”

 

“这……国内不认可吧?”妇人瞥了瞥俩人手上的对戒。

 

“不重要。”姜丹尼尔大方的握住了朴志训蜷缩着的小手,“只是为我们的爱情做个见证罢了。”

 

妇人避开眼咳嗽了几声,朴志训害羞的抽回手,姜母说:“你爸爸说等过段时间身体好了,也来看看你……呃……你们。”

 

“谢谢爸爸。”先开口的是朴志训,他还得意的给姜丹尼尔使了个眼色。

 

吃完饭,朴志训打了招呼又溜进画室去了。他不讨厌姜丹尼尔的父母,只是太过羞涩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所以觉得与其在不喜欢自己的长辈面前太过难堪,那还不如把自己藏起来。

 

姜丹尼尔并没有阻止他的逃避,只是在他离开时安抚地摸了摸他的头发,“想出来就出来,别害怕。”

 

看到只有他们母子两个人,姜母也觉得轻松了不少,她问和自己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儿子,“尼尔你也不小了吧?”

 

姜丹尼尔狐疑的看了自己母亲一眼,又笑起来,“是啊,可是志训还小,我们连领证都是掐时间的,正好是他成年那天。”

 

“爸爸妈妈年龄大了,想抱个孙子。”

 

“哦。”丹尼尔装作不在意的低下头。

 

“妈妈上网查了查,现在同性恋要孩子的其实挺多的。”

 

“以后再说吧。”

 

“如果你们不想要试管婴儿,也可以去孤儿院领养一个孩子……”

 

姜丹尼尔一直听自己母亲喋喋不休的说个不停,有些不耐烦,“我们现在还不想要孩子。志训和我都在事业上升期,我们要为将来做打算啊。”

 

妇人摇摇头,似乎不愿听自己儿子的话,“是不是他不肯要?你不能总这样让着他啊,你知道的,艺术家什么的都有些神经质……”

 

“妈!”姜丹尼尔气到话都说不出来,他刚想辩驳几句就听见朴志训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是我,是我不想要小孩儿。”朴志训脸涨得通红,像是鼓足了勇气一般,“我觉得现在和丹尼尔在一起很幸福,我很爱他,不代表我就会去爱其他人。”

 

“对不起妈妈,我就是这么自私的一个人。”

 

姜母被他的话激得浑身颤抖,先是沉默,后又哭喊起来,“我这是造的什么孽啊……”

 

后来的事情就和家庭伦理剧似的,又哭又吵,到最后丹尼尔好说歹说姜母也不肯留在家里住,只好在夜里开车带着自己母亲找了家还算高档的酒店。

 

姜丹尼尔临走的时候,妇人还是不死心,紧握住他的手,问:“是不是那家伙的意思?”

 

他摇了摇头,眼里堆着泪,“妈,对不起。”

 

在家门口丹尼尔就知道朴志训已经睡了,于是脱掉外套径直往卧室里走。谁知一进房间,原本以为在熟睡中的朴志训清醒过来,像条软蛇一样缠上了他,还拼命扒他的衣服。他愣了神,小宝贝儿主动自然是好事,但没有源头啊,先前家里还乱成一团,“怎么了?”

 

少年仍在动作,两个人的上衣都被扯到凌乱,他直接坐在了男人的腿上,摆胯蹭了蹭,“想要了。”

 

姜丹尼尔笑着拍了拍他的屁股,“说实话。”

 

朴志训停下动作,满脸通红,但语气委屈,“我想给你生孩子。”他打了打愣住的丹尼尔,“我认真的,虽然是不太可能,可我们努努力吧。我们的孩子只能流着我们的血……”

 

“你啊,真是个理想主义。”

 

“丹尼尔对不起,我就是这么自私的一个人。”朴志训把先前的话又重复了一遍。

 

姜丹尼尔吻他眼睛,吻他的脸颊,“别胡说,你最好了,真的。”

 

少年瘪着嘴,“那你说出我的一个缺点。”

 

“你太好了,我一点也想不出来。”男人想用最轻松的语气把这句话说出来,可眼眶开始胀痛,他睁大眼睛忍住泪水,又调笑道:“刚才从哪儿学来的这些骚话?明明在外人面前打招呼脸都会红。”

 

朴志训害羞的笑了笑,实在找不出解释的话语,直接勾住姜丹尼尔的脖颈吻了上去。

 

很久以后他才钻进丹尼尔怀里,耳语道:“因为是你啊。”

 

姜丹尼尔最终还是热泪盈眶,他想一切都是值得的。

 

无论是和父母决裂被同时嘲讽,还是放弃一个可以被外人道作圆满的家庭,这一切都有了非常坚定且不会改变的理由。

 

人生中是有很多次的选择会后悔和自责的,但选择和朴志训相爱这一点是不会改变的,永远地。

 

因为脆弱敏感的少年是他心灵永恒的阳光。

 

END。

 

* 小舞妃,莲花的一种,花语是:娇小玲珑,局促之美。

* 标题取自同名电影 文章和电影内容无关 


评论(34)

热度(580)

  1. Huniee说什么也要来一杯 转载了此文字
    我真的特別喜歡這一篇...我的愛只能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