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什么也要来一杯

上赶着不是买卖

【丹昏】 情圣之歌 (四)

# 微丹all


10


朴志训被他的话吓得小腿一抽,整个人紧紧盯着他,“您想要干嘛?”


“家里缺个人。”


他想了想,“……我不会做饭。”


姜丹尼尔轻轻揉着他还有些颤抖的小腿,“没关系,我喂你吃就行。”


“没有在和你调情。”朴志训气得踢了他一脚,“那我们就直接谈条件吧,你能给我什么?”


“你想要的都可以,东山再起也不是难事。”


“这算包养吗?”


姜丹尼尔挑起嘴角,“你觉得呢?”


“能给我一些考虑的时间吗?”


“不能,时不待人。”


……


姜丹尼尔就这样轻轻松松的拐进家门了,因为他知道现在朴志训最需要的是什么,更何况他之前说的也没有错,上床这种事有了第一次就有二次三次,人不管做什么都是如此,下水容易上岸难。


他把朴志训带回来的时候不知为何心里有点唏嘘,上一次和他回家的是金在奐,一晃就好几年过去了,现在对方也找到了新的伴侣。那么好的人被他折腾了几年,他心里的愧疚却多过想要挽留,所以啊感情这回事不取决于对方的好坏,这一切都很难说。


朴志训被他安排在了主卧旁边的客房里,他想他们之间没有爱情,住一起总归是不太合适。

这天他和朴志训没有做|爱,两个人在同一个屋檐下各做各的事


第二天他就跟着几个酒肉朋友出海钓鱼去了,好像又忘记了家里面多了个人这回事。后来他想起来,觉得这么做的目的不过是当时嫉妒了金在奐的幸福生活一时心血来潮想要在家里安个人,等清醒过来也来不及再把人赶走了,只能自己逃出去避一避。


姜丹尼尔再回家那天是凌晨两点,他是自己开车回来的所以身上没有酒味,外面下了点小雨把他的肩头弄得有些湿润。他打开门就看见赤着脚穿着睡衣的朴志训在玄关迎接他,见着人他心头就颤了好几下,想要揉揉那蓬松毛茸茸的脑袋,他走上前抓着人仔仔细细看了好几下,想要瞅瞅这家伙有没有藏了尾巴和耳朵,怎么和以前在本家养的小猫似的。


当晚他们做了两回,在客房里,一次是面对面,一次是背入式。他插到兴头上直接泄在了对方的身体里,在把被弄的浑身无力的人抱进浴室里清洗的时候,他想还是自己家里养的玩的舒服。


野花野草吃多了,也会无味。


11


第二天姜丹尼尔醒来发现朴志训正靠在床头看书这才想起昨天想要提出的疑惑,“你怎么没有行程,我不是让我助理把近两个月的剧本都给你看过了吗?”


“是我自己推掉的。”朴志训带着眼睛翻着书头也没有抬一下,“这个时候戏不能接的太勤,宁缺毋滥,顺便还能让大家多心疼心疼我。”


“虐粉才能圈人气。”


姜丹尼尔愣了愣,鼓了鼓掌,“您这心思可比经纪人还多啊。”


“以前公司不好,都是靠自己,自然就懂得多了。”他把书合上起身对男人笑了笑,“姜少今天在家吗?”


姜丹尼尔不得不佩服朴志训的演技,果然是称职的影帝。先前还对他爱答不理想要赶紧撇清关系,这会儿身份转换,跟个家中小娇妻似的,又贴心又温柔。他懒得想对方肚子里的花花肠子,只要安心享受就好,反正这戏就是做给他看的。


由于朴志训演技到位,姜丹尼尔被他勾的在家里待了三四天,一切邀约全部推拒了。然后他发现朴志训会把每一天都规划的十分清晰,休闲时间会和他看看电影打打游戏,学习时间就开始阅读书籍,到了晚上就是丹尼尔指导他怎么演好床戏,搔首弄姿,摇臀摆尾,十八般武艺他都教了个遍。好在当学生的朴志训领悟力不错,两个人也都皆大欢喜。


朴志训这会儿正在练习发声,他努力把每一句话都字正腔圆的朗诵出来。


姜丹尼尔问他:“这是做什么?”


他说:“台词功底也是演技的一部分,很多时候观众往往会忽略动作神情更注重音调、语气。有时候一个词百转千回让人意犹未尽。”


“哦?那你说一个来听听。”


“我爱你。”


姜丹尼尔一惊,那句话里的沉重深情裹着滚滚尘埃向他袭来。朴志训语气平缓吐字清晰,有种陌生的庄严感,只是三个字而已他像是在定下某种誓言一般,诚恳的,用力的,无坚不摧的。


就好像朴志训真的爱他一般。

浅喜似苍狗,深爱如长风。*


可他抬头望着朴志训,看见的只是一个手里还捧着厚重的古典名著,脸上甚至都没有露出一丝表情的漂亮男人。


所以刚才的都是假的,演技是可以骗人的,声音也是可以。姜丹尼尔不自在的咳嗽了几声,他又问:“那现在你最想演什么角色?”


“啊……坏人吧。”


“哈?”他上下打量了对方一眼,“你这样再怎么看也不是会杀人放火的吧?”


“不是狭义的坏人。”


“那是什么?”


“是可以玩弄人心,冷漠无情的那种坏人。”


姜丹尼尔挑挑眉,“这不是在说我吗?”


朴志训没有辩解,只是笑了笑又接着先前停顿的地方继续朗诵了。


姜丹尼尔想他挑中的人果然有趣。


12


可他姜少这头有趣,狐朋狗友们催的越发急了。有人打趣他,“姜少这是金屋藏娇了是吧?上一次见一礼拜不出门还是在热恋期的时候。”


“现在不会是瞒着大家伙儿开始底下恋情了吧。”


“人长什么样总得让我们看看吧。”


姜丹尼尔在电话里认真解释了几句,思索下来也觉得自己这几天太乖了,摇身一变当了一回居家好男人,于是挂断电话之前接受了对方的邀约。可傍晚还没来得及出门,就看见朴志训打着石膏回来了。


朴志训身形娇小,一受伤就看着更楚楚可怜了几点。姜丹尼尔废了好大劲才把自己的思绪从“让瘸腿的病恹恹的朴志训坐上来自己动”上面拉回来,他上前语气不善的对推着轮椅的经纪人问道:“怎么回事?”


经纪人也被吓到了,朴志训现在是老板面前的宝贝,才走了一天行程就这样回来了,他也挺慌的。他抖抖索索的解释了一遍,姜丹尼尔才明白是怎么回事。之前有位名导邀请朴志训去客串几场戏,可朴志训本来就是个戏疯子,演的太投入了没想到把自己伤了。


姜丹尼尔没好气的问他,“您这是又闹哪一出?”


“意外。”


“就几个客串镜头,你至于吗?我很亏待你?”


“不是,那个导演很挑剔,之前我好几次想和他合作都被拒绝了,这回有机会我想表现表现。”


“啧,您还不如在床上对我表现表现。”姜丹尼尔没忍住捏着他的下巴调戏道。


朴志训沉着脸什么话也没有说。


“得了,你受伤了还不是得我来照顾。”


“你会照顾人?”


姜丹尼尔吻了吻他的头顶,“现在学也不迟。”


晚上的聚会他自然是放了鸽子,但很快他又寻到了别的乐趣,那就是照顾朴志训。


他做惯了少爷以前都是别人宠着他,这回他转换了身份去照顾别人倒还觉得挺新鲜。光是煮一个鱼汤他也可以研究一天,这比麻将泡吧走的时间还快,他都开始觉得那些是过去的事情了……


兴许他态度的转变把朴志训感动坏了,对方还真的坐上来自己动了,他因为受伤的关系动作缓慢,每一下都能把两个人磨出一身汗,稍不留神用力坐下去又会戳中最深处弄得他发出小声叫唤。姜丹尼尔下面硬心里急可又想看他慢慢磨蹭的样子,一来一回泄一次得耗费快一个下午。


丹尼尔觉得这像是一个他从未探索过的养成类游戏,小猫小狗还会咬人,可朴志训乖多了,时不时的还能有回应。


多有趣啊。


可姜丹尼尔在这边玩的不亦乐乎,另一边的损友们直接找到了姜丹尼尔的搭子邕圣祐头上,让他把人弄出来。


“你怎么回事?”邕圣祐也不客气,第一句话就是问清原因。


“朴志训腿受伤了,把他一个人留着不太好。”


“呵,还是您姜少玩的前卫,当金主的又出钱又出力,还得在家做护工。”


“你听我解释啊……”


“废话少说,今晚出来吃饭吗?”


姜丹尼尔想着邕圣祐的话有道理养成游戏把他弄糊涂了,况且朴志训的石膏昨天已经取下来了,应该也不用他再看着了,连忙一口答应:“好好好,一会儿见,地址发我。”


TBC。


* 礼晶晶 《简书》


评论(44)

热度(4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