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什么也要来一杯

上赶着不是买卖

【丹昏】3020恋曲 (短篇完结)

# 未来背景

# 之前去打牌了结尾写的有点粗糙 稍微加了一丢丢

01

 

“什么时候开始觉得悲伤的?”

“从有意识的那一刻起。”

 

02

 

“志训啊,我今天要出去和成宇他们打球,就不吃晚饭了。”说话的时候姜丹尼尔已经换好了运动服他的手里还捧着一个篮球,走到玄关处他才想到和房间里看书的男人打了声招呼。

 

屋内的人很快开口答复道,“好的,注意脚踝。”

 

姜丹尼尔推门离开的时候看了眼挂在鞋柜上方的日历,下个月的八号被朴志训用红星做了个标记符号。他想了一会儿也想不起这是什么日子便不在意的离开了。

 

03

 

姜丹尼尔有时候会觉得自己是新纪元里最幸福的人类,他有一个体贴成熟的同性恋人,一群可靠亲密的朋友,可以自由自在的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工作时间他会在舞房教学生跳舞,周末了要么会和他的爱人看电影,要么就会出去打球。

 

但美中不足的是,他失过忆。

 

他从病床上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二十七、八岁大男人的样子,但还坚持声称自己才刚过完二十岁的生日,生日那天他和恋人一起约会然后回家路上出了车祸……再然后其余的事情,过去的,念念不忘的他都记不清了……哦对了,他没忘记自己的恋人叫朴志训。

 

医生听见的言论平静的解释道,“车祸可能对您的大脑有严重损伤,导致了您的记忆错乱和丢失。但这已经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期间你一直在接受治疗,好在皇天不负有心人。”医生笑着伸出手,“恭喜你,姜先生。”

 

“重获新生。”

 

医生的话语有一定的安抚能力,让当时激动的姜丹尼尔也冷静了许多,他不自觉的开始庆幸自己能够活下来。沉默了一会儿他又开始向别人不断打听朴志训的下落。

 

朴志训是新一代优秀的机器人研究学者。

朴志训名气很大。

朴志训……

朴志训……是我的爱人?

 

等他口中念叨的朴志训真的出现的时候,先前的那些焦虑和紧张全都消失了。他根本想不起朴志训的样子可看到人的时候却是十分熟悉,他走上前看着眼睛红肿的男人,笑了笑,“很辛苦吗?”

 

紧接着,朴志训在医院当着众人的面用力的拥吻上他。

 

他听见朴志训在自己耳边说,“欢迎回来。”

 

04

 

他恢复能力很强,没多久他又再次以朴志训男朋友的身份开始了全新的生活。

 

由于姜丹尼尔潜意识里的年龄还停留在二十岁,所以很多时候他的行为言语还是保持着一派天真。他戒不掉每晚睡觉前的一包软糖,放不下那些卡路里很高的垃圾食品,期待着每一次纪念日节日的到来。他活的比同龄人更快乐,更自由,看起来更加健康。

 

朴志训比他小了几岁,却看起来比他更老派一些,对他偶尔幼稚的行为也是体贴包容。

朴志训说,“丹尼尔现在这样子也很可爱啊。”

 

可姜丹尼尔还是觉得不可思议,一个研究机器人的年轻教授居然能和他一个舞蹈老师在一起。他也问过,“朴志训我们是怎么在一起的啊,你以前就是学这个吗?机器人好玩吗?”

 

朴志训看了他一眼,抿抿嘴,“好玩,他们是人类最好的朋友。”

 

“是朋友?外面的人都说它们是我们的奴隶。”

 

“丹尼尔外面的人怎么想是他们的事情,你不可以这样。”朴志训说这句话的时候神情很严肃。

 

他不明白朴志训的意思但还是点点头。然后他把柔软的人抱进自己怀里又想到了许多生活上的事情,朴志训的家人因为他车祸失忆的缘故一直都不肯接受他。他叹了口气,“志训啊怎么样才能够让你爸爸妈妈喜欢我啊?”

 

“哎,随他们吧,我们过好自己的就行。”

 

他想也对,只要有朴志训就够了。

 

05

 

“最近的局势真不稳定,北方那边的机器人都快打到中心来了。”刚打完一轮球赛雍成宇就开始讨论起了这几天的热门消息。

 

姜丹尼尔听到机器人三个字总是忍不住更专注几分,大概是朴志训做这些他也就跟着爱屋及乌了。“这么吓人?设计者都无法控制他们吗?”

 

“是啊,这些仿真机器人大多有了‘先前意识’也就是说一直拟人化的机器人认识到了自己不是人,所以决心反抗起来。”

 

丹尼尔听得一愣一愣的,“机器人发现了自己是机器人……”

 

“对啊,也不知道现在政府该怎么办,当初大规模的开发利用机器人也是他们下达的命令……”世界进入了新纪元以后,世界终于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的大统一,地球变成了地球村。但由于第四次世界大战的覆盖面广,人员参与度高,导致死伤惨重,生灵涂炭。整个星球的人数不及上一纪元的三分之一,管理者便开始大力推广仿真机器人的使用,强制放弃机器人的“先前意识”,让他们像普通人类一样的生活,他们不会生病,只是每隔三年需要在休眠后由专人送入医院补充能量,人类俗称“达标体检”。

 

“也都怪那些设计师能力不够,设计出一堆怪物出来,没这金刚钻别揽这瓷器活儿啊,我是受够了兵荒马乱的生活。”

 

雍成宇推了推还在说着话的金在焕,示意他赶快闭嘴。毕竟朴志训也是这群设计者之一,当着人家男朋友的面说这些总归不太好。

 

而另一边的姜丹尼尔倒没什么反应,他还沉浸在之前的话题,像人类那样快乐生活的机器人发现自己只是一个工具这该有多悲伤啊。

 

06

 

但这突如其来的难受很快又被其他事情所掩盖了,日子一路往前很快就到了下个月,丹尼尔又看了眼日历他想着等朴志训回来问问看那到底是什么大日子。

 

可还没等到朴志训下班,坏消息就从实验室里传了出来。有一个机器人的小部队潜伏进实验室企图偷走那里的核心机密,被抓住后引爆了身上的炸弹。朴志训恰巧就在那间实验室里上班。

 

姜丹尼尔赶到病房的时候,朴志训刚刚做完全面检查。他勉强朝丹尼尔笑笑,“没有什么大事,轻伤,我只是被吓坏了。”

 

“那些机器人真应该全部毁掉。”姜丹尼尔气得牙根绷紧。

 

“为什么啊?”朴志训忍住笑意,“丹尼不是很有爱心吗,上次还因为机器人的‘先前意识’难过了一晚上。”

 

“假的就是假的,再仿真也没有用。”

 

朴志训一惊,他转头看向远方,“这样啊……”

 

姜丹尼尔看着电视上滚动播报的热门新闻,总觉得好日子要到头了。

 

07 

 

姜丹尼尔没想到自己一语成谶。

 

朴志训从医院回来以后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对他也是不咸不淡的,就好像那场爆炸他才是罪魁祸首似的。姜丹尼尔想找他谈一谈却总是被巧妙的躲开。

 

直到有天晚上朴志训和同事喝完酒回家叫了其他男人的名字他才恍然大悟。

 

他不怪朴志训,他当了那么久的植物人,开始新生活的时候像一个白痴,朴志训自然是有选择的权利。

但失望和紧张还是压得他喘不过气,他担心朴志训会放手,到目前为止他根本没办法离开这个男人独自生活,朴志训是他唯一的安全感。

 

有时候姜丹尼尔觉得他的重生是由爱所铸造的。

没了朴志训好像生活根本没有意义。

 

这些话他开不了口,他不想让朴志训小看自己。

 

于是他开始偷偷的留意朴志训的一举一动,他并没有发现男人有任何出轨或者是和别人暧昧的迹象。可他还是担心,他的占有欲在这段日子里开始疯狂爆发,每当他想到那些悲剧的结局都会遍体生疼。他会质问朴志训,和朴志训不欢而散,他们一起布置得温馨的小家变得像一个空壳。

 

姜丹尼尔很难过,他颤抖着声音,“你不是爱我吗?”

以前笃定的事情现在却变得小心翼翼。

这回朴志训沉默了,他眼睛里装了很多他看不懂的东西。

他想,他消失的这几年朴志训早就变成了一个大人。

 

担惊受怕的日子让他变得恐慌,终于在某天夜里他趁朴志训在实验室打开了对方的保险柜,那是他和朴志训之间唯一的秘密,是他们之间最后底线。

 

所有未知的东西总能勾起人们的兴趣,姜丹尼尔自然也不能免俗,保险柜有三次输入密码的机会,他站在书房里已经错了两次,他抖着手按动了最后一次,柜门打开的时候他松了一口气。

 

是他自己的生日。

那么简单他却不太敢相信。

 

他警告自己到此为止吧,朴志训是爱你的,别做这种蠢事。可还是克制住心头的紧张把那一堆文件拿了出来。

他发誓,如果有重头再来的机会他永远也不会偷看这个秘密。

 

那些日记里都写满了朴志训对另一个男人长久且深情的爱意。

还有那封加密文件——

 

【仿真机器人T00961210 KDaniel 设计者:朴志训】

 

他被吓得瘫软在地上。

 

【出厂时间:3017年10月8日。】

 

【出厂记忆:二十岁男性,喜欢滑板舞蹈,车祸事故导致失忆……】

 

【人格设置:依赖性人格,单纯,善良。】

 

【特殊设定:只爱朴志训。】

 

他捧着那堆文件开始无声哭泣,假的,车祸是假的,植物人是假的,生日是假的,他拼命想要记起来的青涩爱情是假的,连赖以生存的爱都是假的。

就连他自己都说假的就是假的,再仿真也没有用。

 

他甚至都不会有心痛的感觉,他温热的皮肉下面什么也没有,他是一堆烂铁,是朴志训悲剧爱情里的替身,他存在的意义居然就是为了给朴志训爱。

 

姜丹尼尔试着拷问自己,他到底爱不爱这个男人。

他想不到答案,他本质上不过是没有思想的工具,如果没有那个特殊设定的话,朴志训于机器人KDaniel而言又是什么呢。

 

他给朴志训发了条短信,“快回来吧,有话给你说。”

 

08

 

朴志训似乎也有了不好的预感,没过多久便赶回了家中,他看到家里灯火通明,电视上还放着时政新闻,当望到散落在茶几上的一堆文件时他脸色一沉,“所以你都知道了?”

 

他笑得很难看,“是啊,都是你设计的对吧,我的设计者?”

 

“丹尼尔如果可以你愿意听我解释吗?我当时太孤独了,我没有办法……我太爱姜义建了他怎么就能这样一个人去死了呢……可是这段时间里我对你都是真的,我没有因为你是机器人就……”

 

“够了!”朴志训的解释苍白而又难听,姜丹尼尔听着听着甚至觉得可笑,“所以我就得成为你的玩具是吗?”

 

“你也是真够变态的,人都已经死了那么多年你都放不下。”丹尼尔越说越发的激动起来,“姜义建泉下有知看见你干的这些龌龊事情也会倒胃口吧。”

 

“你连死人都不放过。”

 

“啪——”朴志训非常用力的甩了一巴掌在他脸上,“闭嘴!你是个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提他的名字?”

 

“是啊,你就是我寂寞了设计出来的替身,不过是陪我上床陪我玩玩儿而已,你还真觉得是个人了是吧?”朴志训眼睛发红的盯着他,然后指着玄关上挂着的日历,那个红星变得刺眼,“你知道这个日子是什么吗?是你出厂返修的日子,如果没有我你就等着能源耗尽变成一个毫无用处的废物吧!”

 

“姜义建是死了,可你姜丹尼尔又是什么呢?你连意识都是我创造的。”说完朴志训疾步走回房间用力关上房门。

 

姜丹尼尔眼睛紧紧的望着电视机,那上面还在说着北方机器人部队又在闹革|命的事情,他突然觉得很可笑,有什么好闹的呢一群靠着人类才诞生的废物。

 

一切都变成了灰色,在他知道自己是个机器人以后。

他再也没有那种心跳的感觉了。

 

09

 

半夜的时候朴志训又哭着从房间走了出来,他抱住坐在客厅里一动不动的姜丹尼尔,“丹尼尔我刚才只是太生气了,你可以原谅我吗?”

 

丹尼尔面无表情看着他,忍不住吻了吻他的脸颊、嘴唇,“所以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值得你爱他爱成这样,“我和他很像吧。”

 

朴志训愣了愣,点点头,“一开始是像的,像二十岁的姜义建,年轻快乐……可后来我又觉得你不是了,你也会有烦恼,你开始长大了,很好的适应了现在的生活。你真的成了姜丹尼尔,所以我开始躲着你,在实验室里不断的重新测试……”

 

“原来如此……”姜丹尼尔叹了口气,“这也是你父母讨厌我的理由?”

 

“不,那是姜义建的父母。”

 

“哎呀,那还真是让老人家伤心啊。”

 

“所以朴志训,还是把我送去销毁吧。”

 

朴志训拼命摇着头,他的眼泪像不要钱一样往下掉止也止不住。

 

姜丹尼尔一遍又一遍抹去他的泪水,“不要哭了,有了‘先前意识’的机器人都会变坏的。”

 

“而且我真的,太绝望了。”

 

就好像生活变得没有意义,存在没有了价值。

丧失光芒的冥王星终于被踢出了太阳系。

所有的想和做都不过是一堆编码编排出来。

从未拥有过的自我意识。

 

都太让人绝望了。

 

“朴志训,我哭的时候还会有眼泪吗?”

 

10

 

姜丹尼尔送去销毁的日子定在了四天后,也就是他出厂的那一天。

 

第一天——

他和朋友们在网吧一起打了游戏。

晚上吃饭的时候朋友们还在激烈的讨论和机器人的矛盾与发展。

他还是忍不住开口打断了这群人,“我要走了,离开这里,搬到别的地方去。”

朋友们沉默了几秒开始说他不够义气,这顿饭必须得他请。

他笑着点点头,“有机会再一起打球或者打游戏。”

 

第二天——

他去找了姜义建的父母,他提着两袋水果礼貌的像叔叔阿姨问好。

“姜义建那孩子走的早,是车祸,他明明是开车的那个人方向盘却往左边打了。”

“他爱朴志训那个孩子。”

“有段时间我们都觉得他疯了,人都走了又造出了一个一模一样的机器人……哎……”

“可是丹尼尔我们都知道你也是个好孩子。”

“你才是最无辜的那一个。”

 

第三天——

朴志训在家陪了他一天,从早晨的第一个吻到夜晚高|潮后的最后一杆烟他们都没有分开过。

关上灯的时候朴志训说了句,“丹尼尔我爱你。”

他撇撇嘴,怎么又哭了呢。

然后他说,“丹尼尔也爱你。”

 

第四天的早上他们一起牵手去了机器人注销站,一路上两个人都没有说一句话。

工作人员想让朴志训回避一下,却被他拒绝了,“在一起好几年,他是我亲手制造出来的,走的时候我也要亲眼看见他离开。”

 

姜丹尼尔走上销毁台的时候朴志训忍着眼泪朝他挥手,就像他真的只是去旅行一样。

他突然开始紧张起来,他开始回忆和朴志训在一起的点点滴滴,然后是这个男人的爱、笑、眼泪还有载满深情的眼睛。他突然发现自己不想死或者不想消失掉,他爱朴志训,不管是设计好或者是潜意识里的他都爱。

 

他不顾阻拦跑到窗口,大声喊道,“朴志训!我爱你!不是姜义建,不是姜丹尼尔,是机器人KDaniel爱你。”

 

然后他挥挥手又站回原先的位置等待毁灭。

11

 

“停下来——”

 

“行动停止——”

 

“这个机器人不能销毁!”

 

一直克制着自己保持平静的朴志训,突然像发疯似的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他冲上销毁台打开阀门,紧紧的抱住姜丹尼尔。

那表情里带着些许幡然醒悟和失而复得的喜悦。

从玻璃房里被释放出来的姜丹尼尔不得不感叹这是朴志训几年来最让人心动的时刻,紧接着他又看到了很多让人快乐的场景,

沙漠中迷失的旅人终于找到了方向。

雪地里苦苦守候的人们终于看到了北面的极光。

早已冰封起来的那颗心终于遇到了它的太阳。

朴志训比任何时刻都要激动,他说——

 

“你是我创造出来的家伙,不可以自作主张。”

 

“我爱你,我最伟大的杰作,KDaniel。”

 

END。

 

11.5

 

很久以后,姜丹尼尔终于可以听朴志训分享那段没有他的过去,他拿着姜义建的照片大呼小叫,“啊!我们还是不一样的!我有泪痣他没有!”

 

朴志训好笑的点点头,“是啊是啊,那个泪痣是独一无二的。”

 

“是我的眼泪,是我给你的爱,也是我对他的告别。”

 

评论(41)

热度(3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