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什么也要来一杯

上赶着不是买卖

【丹昏】 SOS。(短篇完结)

# 架空 现代

# 对不起 这几天心情不太好 写不动别的东西

# 真的是很喜欢的一个故事 简单的爱情故事

# 缝隙停更两天 么么哒


补一个BGM


01

 

救命。救命。救命。太走心。

 

02

 

姜丹尼尔是一个英文发音很棒的韩国人,但搞笑的是他说首尔话的时候总会带着一些釜山口音。

喝醉以后尤甚。

比如现在。

 

烂醉如泥的姜丹尼尔扯掉swag满满的帽子,露出乱糟糟的头发站在卡座的沙发上握着手机大呼小叫,指手画脚。

 

“去!给我把朴志训叫过来!”

“老子要见朴志训!”

 

一会儿气势汹汹,一会儿又卖惨撒娇,“哥,我求求你了,你帮我给志训打个电话吧。”

 

尹智圣起哄,电话通了,说什么呢?

 

就说姜义建真的很想他。

 

一起喝酒的人看见他又疯又闹的样子又心疼又好笑,毕竟姜义建的釜山话真的很可爱。

 

金在焕朝他脑门儿扔了几粒花生,阿西别哭了,你的老情人一会儿就到。

 

见姜丹尼尔还没消停,大家也见怪不怪各自嗨了起来,谁也没把金在焕说的话当真。

 

所以当朴志训真的面无表情的走进来时全场安静了十秒,他穿着深蓝色的大衣,整个人比起这些酒鬼精神的多。

 

就连姜丹尼尔也瞬间清醒,他踉跄的跑上前摸了摸朴志训的脸,很冰,瘦了,他的舌头打着结,吐字不太清晰,“穿那么少,还在下雪呢,冷吗?”

 

“没事儿,车就在停车场。”

 

姜丹尼尔点点头,然后双眼一闭栽进了对方怀里。

 

朴志训支撑不了往后退了一步,脸上毫无波澜。

 

尹智圣走上前拍拍他的肩,“丹尼就交给你了。”

 

朴志训点点头。

 

好。

 

03

 

事实上姜丹尼尔和朴志训的爱情开始的很简单。

 

姜丹尼尔是首尔比较有名的B-boy在一家club里当固定嘉宾,恰巧朴志训是这家店里的驻唱歌手,久而久之两个人就熟识了。

 

【义建哥,我喜欢你。】

先表白的是朴志训。

坦率接受的是姜丹尼尔。

 

姜丹尼尔偶尔想起从不怯场的朴志训那天在他面前害羞脸红的样子,心动的感觉还是十分强烈。

就好像发生在昨天,甜蜜的故事才刚刚拉开序幕。

 

那时,姜丹尼尔被誉为首尔夜店收割基,夜店远没有gay吧好玩,但还是会有不少基佬慕名而来一睹他的舞姿。而他的男朋友朴志训表现的比他本人激动多了,每次演出结束后都会拉住他的手全场绕来绕去宣告所属权。这并不让他讨厌,因为所有人都知道朴志训很爱他,很爱,很爱。

 

朴志训以前经常说,我恨不得在你身上挂个牌子,上面写着【朴志训的男人,生人勿近。】,丹尼尔你太好了,让我很没有安全感。

 

这时姜丹尼尔就会突然吻住朴志训的唇,用力的吮吸着他想要逃跑的舌尖,无论他怎么挣扎最后还是让他整个人都瘫软在自己怀里。

 

04

 

他们的爱情也和普通的年轻人差不多,感情爆发的很快,然后就开始天天黏在一起。

 

因为他们工作性质的原因,两个人都是睡不着俱乐部的成员。

每当深夜到来,他们就躺在姜丹尼尔家那张宽大的床上拥抱,亲吻,做|爱。

心里的欲望驱使他们紧紧挤在一起,不断起伏着,尖叫着,一次又一次的爱海中翻滚,沉沦。

 

他们的第一次,和分开前的最后一次,都在这张床上。

所以即使床单洗过换过无数套,也去不掉朴志训的味道。

 

刚步入20代的他们浑身好像都是用不完的力气,不知疲倦。

需要不停的宣泄,不断的证明。

他们像勇敢的冒险家,一直探索着新的世界。

充斥着烟,酒,性的花花世界。

 

所以温柔的亲吻是不会停的,落在脸颊,嘴唇,脖颈,胸口一路往下,是喜欢也是挑|逗。

所以紧紧握住的双手,即使手心里冒着的热汗把它弄得很湿很滑也不会松开。

 

朴志训偶尔会疼的哭起来,但还是会一直放松身体,努力接纳着姜丹尼尔。

他咬着唇说,

快进来吧。

好空。

需要你。

 

姜丹尼尔很喜欢床上的朴志训。

淫|荡轻佻,深情专注。

 

他总会在这个时候笃定朴志训是爱他的。

 

非常。

 

超级。

 

永远。

 

05

 

在姜丹尼尔的青春岁月里经历过好几段感情,却只有两段可以叫做爱情。

一段叫刻骨铭心是和一个他连名字也不敢提起的男孩儿。

另外一段叫意犹未尽,是和男朋友朴志训。

 

但他不能否认,过了热恋期之后就进入了倦怠期。

在之后很长的时间里他们都不爱和对方说话,只是躺在床上不停地做|爱,然后做到酣畅淋漓才会结束,蒙上被子睡到第二天下午醒来的时候又开始各做各的事。

 

苟延残喘。

他是这样给朋友们评价的。

 

他对朴志训的感觉似乎是变了,上床好像也不是爱,只是性|交而已。

 

而朴志训呢?他好像变得更加小心翼翼了,看见姜丹尼尔脸色不好就缩在一旁话也不说一句。

 

但这一切的变化也是拜姜丹尼尔所赐。

 

那天姜丹尼尔喝多了,整个人都软成一滩软泥,朴志训一个人忙前忙后的伺候他。

他醉了但还没晕,看见乖巧的男朋友为自己做了那么多事情心里很受用。

所以他迫不及待把喂他醒酒汤的朴志训压在床上,边吻边唤他的名字。

但他犯了一个致命性的错误——他叫了那个刻骨铭心男孩儿的名字。

 

不是朴志训。

 

姜丹尼尔瞬间清醒过来,紧接着是朴志训的一耳光。

然后他抬头看见朴志训红着眼睛,声音比疼的时候还要抖,你果然不爱我。

 

随之而来的是情侣之间不可避免的争吵乃至分手。

 

姜丹尼尔是个很怕麻烦的人,朴志训一提他便说,好啊。

 

分手吧。

好啊。

 

没过多久不甘心的朴志训又哭着回到了他的身边,正好床上还有空位两个人就又和好了。

 

他想他是爱过朴志训的,但还未到达极致。

所以称之为意犹未尽。

 

之后他们又大吵大闹,分分合合过几次,家里酒吧超市,不分时间地点。这种事情每次都以朴志训哭唧唧的服软求和好作为结束。

一直到后期导致尹智圣他们都看不下去了,他被几个好友轮流打着头。

 

姜义建,你不就仗着朴志训喜欢你嘛。

 

那时姜丹尼尔心里还有些小小得意,因为所有人都知道朴志训很爱他,很爱,很爱。

 

07

 

但变故发生在朴志训从club里离职之后。

 

姜丹尼尔知道这人很喜欢唱歌所以表示不解,他说,“为什么要辞职?待了那么多年你也舍得?”

 

朴志训表现得十分冷静,他说他要换一份普通人的工作,这种黑白颠倒的日子有些过够了。

 

“而且,想多赚点钱。”

 

“缺钱?我给你啊。”

 

“你的是你的,我的是我的。”朴志训抱着枕头缩在沙发上。

 

姜丹尼尔听到这里就更加无语了,气得在客厅里瞎转悠。

 

“随便你怎么想,总之不准辞职。”

 

“我们一起上班不好吗?”

 

可最后朴志训还是没听他的话,去了一个工作室做摄影师。

他那个时候才知道朴志训除了唱歌跳舞还会别的很多事情。

 

朴志训如愿以偿的过上了朝九晚五的生活,有时候周末还要加班,不喝酒不唱歌不蹦迪不会出现在club里了。

而他们之间的交集变得更少了,连爱也不再做了,每次姜丹尼尔忍耐不了扑上去舔他的时候,他都会拒绝。

 

不行,明天还要上班。

 

不行,今天太累了。

 

也是那个时候,姜丹尼尔开始觉得朴志训好像不是那么爱他了。

 

08

 

后来好友嘲笑他,成天黑着一张脸一看就是性|生活不和谐。

 

金在焕为了帮他解压特地在KTV里定了一个豪华包,点名道姓的叫他记得把朴志训也带来。

 

回家以后他就向朴志训转达了金在焕的邀请,他以为这人肯定会冷着脸拒绝没想到轻而易举的就答应了。

 

这个时候他们的穿衣风格也开始变化了,姜丹尼尔一如既往的带着swag的味道,而朴志训已经习惯了穿偏成熟的休闲装。

 

不搭。

 

走在一起的时候姜丹尼尔就是这种感觉,他有些不太高兴,所以坐在包间里也不理朴志训,和旁边的一个娘gay玩的十分开心。那个gay谄媚的笑着都快贴在他的胸上了,可身边的朴志训还是无动于衷。

 

后来不知道是谁找来了一个测谎仪过来,说是要玩真心话大冒险。

一群无聊的酒徒表示很乐意。

 

金在焕拿着测谎仪看了看,“这东西管用吗?”

 

姜丹尼尔笑了笑,“那哥你试试吧,说个谎。”

 

“咳咳......”金在焕清了清嗓子,笑着说了句,“我和姜丹尼尔睡过了。”

 

姜丹尼尔尴尬的看了看朴志训的脸色,没有变化,这人正低着头对着果盘挑挑拣拣。

 

仪器果然有了反应,放出来的电流刺的金在焕手麻,“阿西,果然是高科技,大家要慎重选择啊。”

 

游戏就这样开始了,大多数人都因为害怕被问到奇奇怪怪的问题而选择大冒险,姜丹尼尔也不例外。

 

朴佑镇举着国王牌兴奋的说,“Q和右边的人激吻十秒。”

 

姜丹尼尔一脸无奈的看着一直往自己身上挤的小姐妹。

 

尹智圣说,“考虑到你有家属,换成真心话也是可以的。”

 

他突然想这事是试探朴志训的一个绝佳机会。

所以带着英勇就义的心情吻上了那个人,肯定不止十秒,整个现场达到了一个highlight.等他扭头看向朴志训的时候,他还是一脸淡定的,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果然,他不爱我了。

姜丹尼尔有些失望的想到。

 

等轮到朴志训的时候,他说,“我选真心话。”

 

大家立马露出了看戏的表情,好几个人都跃跃欲试。

 

最终大家统一了建议,问了一个问题——

 

你还爱姜丹尼尔吗?

 

气氛突然变得诡异起来,就连姜丹尼尔本人都有些紧张。

 

等了好一会儿,朴志训轻飘飘的声音传了出来。

 

“爱,我爱丹尼尔,很爱你。”他边说边扭头看向姜丹尼尔,如释重负一般,露出了今晚的第一个笑容。

 

可所有人都沉默了起来,一直粘着丹尼尔的娘C立马往旁边坐了坐。

 

姜丹尼尔张着嘴发不出声音,他突然觉得浑身都痛,像皮肉被扯烂了一样,鲜血淋漓。哈哈,朴志训你怎么笑得那么难看,比哭都丑,好可怜啊,真可怜。

 

朴志训突然从座位上站起来,“不好意思,我去一下洗手间。”

 

很快姜丹尼尔也走了出去,他心乱如麻,想和朴志训对峙一番,是的对峙。可他看见朴志训站在镜子前不断泼水洗脸的样子突然就没有了勇气。

 

他站在朴志训身后,低下头吻了吻那光洁的后颈,“对不起,总让你哭。”

 

朴志训没有理会他,拿纸巾擦了擦脸,“我之后要跟着旅游栏目组到处去拍摄,可能很长时间都不在首尔,所以......”

 

分开吧。

彻底的。

 

朴志训打包走的那天,天气很热,热的两个人都没办法贴在一起。

走之前他还是忍住热意抱住了朴志训,非常不舍的,他说,“祝你前程似锦。”

 

很没有营养的祝福,但他却含着眼泪。

 

朴志训拿着大包小包洒脱的像他挥挥手。

 

这一刻,他觉得自己终于从刻骨铭心的青春里走了出来。

 

朴志训并非意犹未尽的,他就是爱情。

可爱情真的好难。

 

当天晚上的一场暴雨给首尔降了温。

 

09

 

于是,姜丹尼尔旷日持久的失恋和单恋也从那一天开始了。

 

他在醉酒后无数次打电话向朴志训请求原谅,大多数都是该电话无法接通,偶尔打通了也都是他在说对方沉默着。

 

再后来他就收到了朴志训寄来的明信片,没有内容只有日期。一开始只有国内的,他就买了一张韩国地图放在卧室里,把明信片一张一张的全都挂上去。可韩国实在是太小了,没过多久他就买了一张世界地图挂在客厅里。

 

晚上失眠的时候就坐在沙发上看过去。

无聊的时候也坐着看。

 

有一次朴佑镇来他家拿东西被吓了一跳,“哎呀哥,你怎么像个地理学家。”

 

姜丹尼尔笑了笑,没理他,也看向自己的杰作。

 

朴佑镇像见鬼了一样摇摇头,“此毒无解。”

 

10

 

姜丹尼尔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到了家里,就好像很久以前一样,朴志训为他做着醒酒汤。

这回他不再躺着享受成果。

 

他把一块牌子举在朴志训面前,“早就想给你了。”

 

上面写着【朴志训的男人,生人勿近。】

 

朴志训把头转到一边,他轻声说,“姜义建你赢了。”

 

他走上前抱住朴志训,“这些年,你辛苦了。”姜丹尼尔能感觉到他身体的颤抖,然后有温热的液体滴在他的手上。

 

“哎呀,爱一个人真的好累,我终于也体会到了。”

 

“谢谢。”

 

“我爱你,朴志训。”

 

这是姜丹尼尔第一次说爱,非常慎重。

他想,他们都太走心了。

 

姜丹尼尔爱朴志训。

 

非常。

 

超级。

 

永远。

 

END.

 

10.5

 

半夜醉酒的姜丹尼尔睡得不太熟,他用手碰了碰旁边,发现身旁的人不见了,瞬间被惊醒。然后没有意识到拖鞋穿反了就到处去找人。

 

最后他看见朴志训在阳台抽着烟,黑夜里燃着点点火光。他有些意外,以前朴志训唱歌的时候很少会抽烟。

 

“借个火。”他走到旁边,嘴里叼着烟。

 

朴志训直接含着嘴里的烟凑了过来。两个人离得很近,姜丹尼尔似乎都能数清他细密的睫毛,很快,一个火星就点燃了另外一个,烟草香味传了出来。

 

“什么开始抽的?”他问。

 

“离开那天。”

 

“那今天这是最后一根了。”

 

因为你又回来了。

 

朴志训笑了,“好的。”


评论(33)

热度(662)